【秒懂】朝鲜过去是怎么对待美国“人质”的?

06-20 13:47

来源华盛顿邮报 (华邮综合)

APTOPIX_North_Korea_Detained_American-05b9d.jpg

米勒在平壤接受审判(Kim Kwang Hyon/美联社)

朝鲜6月13日释放的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于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2时20分去世,年仅22岁。瓦姆比尔的家人在声明中称,这是朝鲜严重虐待所致。

在瓦姆比尔真正的死因披露前,我们只能从朝鲜以往关押美国人的案列中,猜测瓦姆比尔受到何种待遇。但总体来说,被朝鲜关押的美国人受到了良好的待遇。

目前已知,自1996年以来,朝鲜关押过16名美国公民,其中三人仍未获释。他们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折磨,但遭受身体折磨的情况没那么常见。

1996年12月,亨齐克(Evan C. Hunziker)因间谍罪被朝鲜逮捕。亨齐克被朝鲜关押了3个月,在里查德森(Bill Richardson)的斡旋下被释放,回美国不到一个月,亨齐克自杀。

2009年,凌志美(Laura Ling)和同为美籍记者的李丽娜(Euna Lee)一起被朝鲜关押。她说自己被关在一间5英尺高、6英尺宽的黑暗牢房里。但她没有被送往劳改营,而是在接受溃疡治疗期间被转移到了一个普通房间。她还获准给在美国的姐姐、丈夫和父母打过几次电话,写过一些信。她甚至还给好奇的警卫教了几个瑜伽姿势。

2009年晚些时候,在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访问平壤后,她们两人获释。

2009年12月,韩裔传教士朴东勋(Robert Park)在从中国步行越过朝鲜边界时被抓后,遭到了朝鲜士兵的毒打。当时他身上携带一封给当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敦促金正恩关掉劳改营并辞职。

他说,被转移到平壤后,他遭受的酷刑非常恐怖,以至他只求一死。朴东勋在接受韩联社的采访时说。他说那些女子用一根棍子击打他的生殖器。

这是瓦姆比尔之前,发生的最严重的情况。

2010年4月,基督徒戈梅斯(Aijalon Mahli Gomes)因非法入境被朝鲜判处8年劳改。2010年8月,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朝鲜,戈梅斯被释放。

戈梅斯表示,起初他被关押在一间冰冷彻骨的水泥牢房,后来,他被带进了一栋房子里。在那里,他被要求整天烧砖。被问及是否受过酷刑时,他说,“有暴力的时候,也有人道的时候。”

2010年11月,全勇洙因为涉嫌在朝鲜进行反朝行为被捕并接受调查。2011年5月,朝鲜表示,鉴于在朝鲜被扣留的美国公民全勇洙承认所犯罪行,美国方面多次请求将其释放,朝鲜政府决定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将其释放并遣返。

据报道,全勇洙在被扣留期间,朝鲜保障了代表美国权益的瑞典驻朝鲜大使馆同其进行正常领事接触,允许其同家属书信往来和通电话,并在其健康出现问题时让其住院接受治疗。

2013年10月,85岁的美国二战老兵纽曼(Merrill E. Newman)“重游”朝鲜被抓。12月,朝中社称,鉴于纽曼“表示谢罪和深深悔改”及其健康状况,平壤当局“出于人道主义立场”已经将他驱逐出境。

在《最后的战俘》(The Last P.O.W.)一书中,记者迈克·奇诺伊(Mike Chinoy)说,一名朝鲜医护人员似乎一天要给当时已85岁纽曼测量四次血压、脉搏和心跳。

2012年12月,朝鲜指控韩国裔的美国传教士裴俊浩(Kenneth Bae)"损害共和国"。因为这一"罪行",裴俊浩被判15年监禁和苦役。和瓦姆比尔相似,他在健康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才获释。

裴俊浩获释后出版了一本名为《不曾遗忘》("Not Forgotten: The True Story of My Imprisonment in North Korea"),他在回忆录中透露,刚入狱的4周时间,自己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甚至11点,连续不断接受审讯。他还一周6天在一个农场服苦役,"搬砖头和挖煤"。

但他说,自己住的囚室配备了床和卫生间,比其他普通政治犯的条件要好。

裴俊浩在此期间体重急剧下降,被囚禁735天后,他的体重差不多减轻了27公斤。体重下降的同时,他的健康状况出现恶化,多次接受治疗。

但他获准看在美国的家人和朋友发给他的电子邮件。他曾因糖尿病、心脏肿大和背部疼痛等问题三次住院治疗。他还获准阅读《圣经》。

当他严重生病之后,朝鲜当局似乎担心他会死并导致外交上的麻烦,因此2014年决定将他释放。

尽管受到了严苛的对待,但裴俊浩说,他也感受到了在意海外形象的朝鲜当局对外国人潜藏的尊重。他说自己从没遭到殴打。

2014年,因“敌对朝鲜”被关押的美国游客米勒(Matthew Todd Miller)称,他惊讶于到达朝鲜后,他获准把自己的iPhone和iPad保留了“至少一个月”。这让他能够听音乐并使用已存储的其他信息,不过他无法用它们收发信息。

他在接受“朝鲜新闻”(NK News)的采访时说:“我做好了接受严刑拷打的准备。但让我坐立不安的不是酷刑,而是善意。”

曾被朝鲜关押的福尔(Jeffrey E.Fowle)也表示在被关押的近六个月期间,他从没有受到身体上的伤害。

马丁内斯(Arturo Pierre Martinez)说自己受到了“良好”的对待,甚至获准像游客一样拍照。

曾任美国国务院朝鲜人权事务特使的罗伯特·R·金(Robert R. King)称,朝鲜似乎非常在意被其关押的美国人的健康。“他们不希望任何人死在自己手里,这正是瓦姆比尔这件事不同寻常的所在,可能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

APTOPIX_North_Korea_Detained_American-05b9d.jpg

米勒在平壤接受审判(Kim Kwang Hyon/美联社)

朝鲜6月13日释放的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于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2时20分去世,年仅22岁。瓦姆比尔的家人在声明中称,这是朝鲜严重虐待所致。

在瓦姆比尔真正的死因披露前,我们只能从朝鲜以往关押美国人的案列中,猜测瓦姆比尔受到何种待遇。但总体来说,被朝鲜关押的美国人受到了良好的待遇。

目前已知,自1996年以来,朝鲜关押过16名美国公民,其中三人仍未获释。他们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折磨,但遭受身体折磨的情况没那么常见。

1996年12月,亨齐克(Evan C. Hunziker)因间谍罪被朝鲜逮捕。亨齐克被朝鲜关押了3个月,在里查德森(Bill Richardson)的斡旋下被释放,回美国不到一个月,亨齐克自杀。

2009年,凌志美(Laura Ling)和同为美籍记者的李丽娜(Euna Lee)一起被朝鲜关押。她说自己被关在一间5英尺高、6英尺宽的黑暗牢房里。但她没有被送往劳改营,而是在接受溃疡治疗期间被转移到了一个普通房间。她还获准给在美国的姐姐、丈夫和父母打过几次电话,写过一些信。她甚至还给好奇的警卫教了几个瑜伽姿势。

2009年晚些时候,在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访问平壤后,她们两人获释。

2009年12月,韩裔传教士朴东勋(Robert Park)在从中国步行越过朝鲜边界时被抓后,遭到了朝鲜士兵的毒打。当时他身上携带一封给当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敦促金正恩关掉劳改营并辞职。

他说,被转移到平壤后,他遭受的酷刑非常恐怖,以至他只求一死。朴东勋在接受韩联社的采访时说。他说那些女子用一根棍子击打他的生殖器。

这是瓦姆比尔之前,发生的最严重的情况。

2010年4月,基督徒戈梅斯(Aijalon Mahli Gomes)因非法入境被朝鲜判处8年劳改。2010年8月,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朝鲜,戈梅斯被释放。

戈梅斯表示,起初他被关押在一间冰冷彻骨的水泥牢房,后来,他被带进了一栋房子里。在那里,他被要求整天烧砖。被问及是否受过酷刑时,他说,“有暴力的时候,也有人道的时候。”

2010年11月,全勇洙因为涉嫌在朝鲜进行反朝行为被捕并接受调查。2011年5月,朝鲜表示,鉴于在朝鲜被扣留的美国公民全勇洙承认所犯罪行,美国方面多次请求将其释放,朝鲜政府决定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将其释放并遣返。

据报道,全勇洙在被扣留期间,朝鲜保障了代表美国权益的瑞典驻朝鲜大使馆同其进行正常领事接触,允许其同家属书信往来和通电话,并在其健康出现问题时让其住院接受治疗。

2013年10月,85岁的美国二战老兵纽曼(Merrill E. Newman)“重游”朝鲜被抓。12月,朝中社称,鉴于纽曼“表示谢罪和深深悔改”及其健康状况,平壤当局“出于人道主义立场”已经将他驱逐出境。

在《最后的战俘》(The Last P.O.W.)一书中,记者迈克·奇诺伊(Mike Chinoy)说,一名朝鲜医护人员似乎一天要给当时已85岁纽曼测量四次血压、脉搏和心跳。

2012年12月,朝鲜指控韩国裔的美国传教士裴俊浩(Kenneth Bae)"损害共和国"。因为这一"罪行",裴俊浩被判15年监禁和苦役。和瓦姆比尔相似,他在健康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才获释。

裴俊浩获释后出版了一本名为《不曾遗忘》("Not Forgotten: The True Story of My Imprisonment in North Korea"),他在回忆录中透露,刚入狱的4周时间,自己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甚至11点,连续不断接受审讯。他还一周6天在一个农场服苦役,"搬砖头和挖煤"。

但他说,自己住的囚室配备了床和卫生间,比其他普通政治犯的条件要好。

裴俊浩在此期间体重急剧下降,被囚禁735天后,他的体重差不多减轻了27公斤。体重下降的同时,他的健康状况出现恶化,多次接受治疗。

但他获准看在美国的家人和朋友发给他的电子邮件。他曾因糖尿病、心脏肿大和背部疼痛等问题三次住院治疗。他还获准阅读《圣经》。

当他严重生病之后,朝鲜当局似乎担心他会死并导致外交上的麻烦,因此2014年决定将他释放。

尽管受到了严苛的对待,但裴俊浩说,他也感受到了在意海外形象的朝鲜当局对外国人潜藏的尊重。他说自己从没遭到殴打。

2014年,因“敌对朝鲜”被关押的美国游客米勒(Matthew Todd Miller)称,他惊讶于到达朝鲜后,他获准把自己的iPhone和iPad保留了“至少一个月”。这让他能够听音乐并使用已存储的其他信息,不过他无法用它们收发信息。

他在接受“朝鲜新闻”(NK News)的采访时说:“我做好了接受严刑拷打的准备。但让我坐立不安的不是酷刑,而是善意。”

曾被朝鲜关押的福尔(Jeffrey E.Fowle)也表示在被关押的近六个月期间,他从没有受到身体上的伤害。

马丁内斯(Arturo Pierre Martinez)说自己受到了“良好”的对待,甚至获准像游客一样拍照。

曾任美国国务院朝鲜人权事务特使的罗伯特·R·金(Robert R. King)称,朝鲜似乎非常在意被其关押的美国人的健康。“他们不希望任何人死在自己手里,这正是瓦姆比尔这件事不同寻常的所在,可能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

【责任编辑:雷晞】
  • 分享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