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

    《华盛顿邮报》社论

俄罗斯干预美大选的“故事”并非空穴来风

微信图片_20170712154827.jpg

特朗普与小特朗普。(迈克·西格/路透社)

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去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方面的互动既反常又令人担忧。一系列被公开的邮件已经打破了特朗普政府所谓“虚假消息”的脆弱辩解。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故事”绝非空穴来风。

牵涉这一事件的除了小特朗普,还包括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以及时任特朗普竞选活动负责人的保罗·J·马纳福特(Paul J Manafort)。在一系列具有误导性的虚假声明之后,美国人必然要开始怀疑:是否有其他与特朗普有关的人牵连其中?是否还有别的类似会面发生?特朗普对此是否知情?对于来自俄罗斯的支持,特朗普团队还知道些什么?

随之而来的老问题是:共和党的其他成员到底还打算将党派利益置于正义和国家利益之上多久?

小特朗普在得知《纽约时报》要发表这些邮件之后,将它们公开出来。根据这些邮件内容,2016年6月,一位曾参与特朗普主办的2013年莫斯科环球小姐大赛的推广人,向小特朗普提供了“能让希拉里获罪的官方文件和信息。”这些“高度敏感信息”可能来自俄罗斯高级检察官。这些信息则可能被当作是“俄罗斯以及俄罗斯政府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

小特朗普对这些邮件的回应非常不妥:“如果你所言属实,我很愿意接受这些文件。”在后续的邮件往来中,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小特朗普愿意为了得到这些信息而会见一位“俄罗斯政府律师”。

小特朗普以及他的辩护者称,这只是他为了给竞选对手制造麻烦而做出的正常反应。但是,任何有道德底线的候选团队在遇到外国势力试图用这种方式干预美国选举时,都应该马上把情况传递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

然而,小特朗普却对这些消息颇为积极,他让马纳福特以及库什纳都参与到和这名俄罗斯政府律师的会面。哪怕特朗普竞选团队并没有通过这次会面获得任何与希拉里有关的“丑闻”,俄罗斯人依然可以利用这些邮件以及随后的会谈来影响甚至要挟小特朗普和库什纳。此外,小特朗普的行为可能还会让俄罗斯政府以为特朗普竞选团队欢迎其干预美国大选。在这之后,俄罗斯人继续他们阻挠希拉里竞选的黑客活动。

白宫副发言人莎拉·哈克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转达了特朗普对该问题的唯一表态,称“我儿子是一个有高素质的人,我为他的坦荡点赞!”10日,桑德斯本人表示,“我认为这次会面唯一不恰当的地方,在于小特朗普自愿披露消息后泄露相关信息的人。”这是唯一不恰当的事情?一个有责任感的总统应该针对该会谈所有不妥之处发声,说的再直接一点,他应该说明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知道这件事情的。

参议员们在12日质询特朗普所提名的FBI负责人克里斯多夫·A·雷(Christopher A. Wray)的听证会上,必须要求他提供自己和特朗普团队全部的谈话细节,并保证全力配合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关于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国会议员必须通过严厉的制裁法案,让俄罗斯方面为干预美国大选付出代价。

而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明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肯塔基州)以及众议院议长保罗·D·瑞安(Paul D. Ryan,威斯康星州)在内的共和党大佬们,必须做出最终决定:真的还要继续下去吗?他们真的准备为连最亲近的顾问都在支持敌对势力插手美国大选的总统辩护?


(明远/译)

微信图片_20170712154827.jpg

特朗普与小特朗普。(迈克·西格/路透社)

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去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方面的互动既反常又令人担忧。一系列被公开的邮件已经打破了特朗普政府所谓“虚假消息”的脆弱辩解。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故事”绝非空穴来风。

牵涉这一事件的除了小特朗普,还包括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以及时任特朗普竞选活动负责人的保罗·J·马纳福特(Paul J Manafort)。在一系列具有误导性的虚假声明之后,美国人必然要开始怀疑:是否有其他与特朗普有关的人牵连其中?是否还有别的类似会面发生?特朗普对此是否知情?对于来自俄罗斯的支持,特朗普团队还知道些什么?

随之而来的老问题是:共和党的其他成员到底还打算将党派利益置于正义和国家利益之上多久?

小特朗普在得知《纽约时报》要发表这些邮件之后,将它们公开出来。根据这些邮件内容,2016年6月,一位曾参与特朗普主办的2013年莫斯科环球小姐大赛的推广人,向小特朗普提供了“能让希拉里获罪的官方文件和信息。”这些“高度敏感信息”可能来自俄罗斯高级检察官。这些信息则可能被当作是“俄罗斯以及俄罗斯政府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

小特朗普对这些邮件的回应非常不妥:“如果你所言属实,我很愿意接受这些文件。”在后续的邮件往来中,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小特朗普愿意为了得到这些信息而会见一位“俄罗斯政府律师”。

小特朗普以及他的辩护者称,这只是他为了给竞选对手制造麻烦而做出的正常反应。但是,任何有道德底线的候选团队在遇到外国势力试图用这种方式干预美国选举时,都应该马上把情况传递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

然而,小特朗普却对这些消息颇为积极,他让马纳福特以及库什纳都参与到和这名俄罗斯政府律师的会面。哪怕特朗普竞选团队并没有通过这次会面获得任何与希拉里有关的“丑闻”,俄罗斯人依然可以利用这些邮件以及随后的会谈来影响甚至要挟小特朗普和库什纳。此外,小特朗普的行为可能还会让俄罗斯政府以为特朗普竞选团队欢迎其干预美国大选。在这之后,俄罗斯人继续他们阻挠希拉里竞选的黑客活动。

白宫副发言人莎拉·哈克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转达了特朗普对该问题的唯一表态,称“我儿子是一个有高素质的人,我为他的坦荡点赞!”10日,桑德斯本人表示,“我认为这次会面唯一不恰当的地方,在于小特朗普自愿披露消息后泄露相关信息的人。”这是唯一不恰当的事情?一个有责任感的总统应该针对该会谈所有不妥之处发声,说的再直接一点,他应该说明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知道这件事情的。

参议员们在12日质询特朗普所提名的FBI负责人克里斯多夫·A·雷(Christopher A. Wray)的听证会上,必须要求他提供自己和特朗普团队全部的谈话细节,并保证全力配合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关于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国会议员必须通过严厉的制裁法案,让俄罗斯方面为干预美国大选付出代价。

而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明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肯塔基州)以及众议院议长保罗·D·瑞安(Paul D. Ryan,威斯康星州)在内的共和党大佬们,必须做出最终决定:真的还要继续下去吗?他们真的准备为连最亲近的顾问都在支持敌对势力插手美国大选的总统辩护?


(明远/译)

发布时间07-12 17:59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