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尤金·迪翁

    《华盛顿邮报》政治专栏作者,布鲁金斯学会政府研究高级研究员,乔治敦大学政府学教授。

共和党应尽早弃“特朗普”号逃生

1499933070677171.jpg

美国副总统彭斯。(约书亚·冈特/美联社)

12日,在由特朗普提名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伊(Christopher A.Wray)的任职听证会上,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一直在想,“他会对总统说‘不’吗”。雷伊之所以会被提名,是因为特朗普之前炒掉了科米。正如范斯坦所言,科米没能“向特朗普保证忠诚”,没能“降低”对“通俄门”的调查力度。

范斯坦认为,对雷伊的真正考验在于他是否有“直面政治压力的意志力”。

无论谁担任FBI局长,现在只要是特朗普任命的都会让人感到不安,而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很明显,现在的美国总统,不遵守任何规范、规则或当下政府的期望,只要符合他的个人利益,他将随时向任何人施压。

我们也清楚,只要提及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帮助特朗普击败希拉里,特朗普团队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撒谎。

特朗普曾声称,他与他的竞选团队,都与俄罗斯试图让选举结果倒向他这边的行动没有任何关系。而小特朗普的举动打破了特朗普的辩解。小特朗普曾会见一名与普京政权关系密切的俄罗斯律师。在这之前,他收到一名中间人的电子邮件,内容是关于希拉里的“敏感信息”,这是“俄罗斯政府对特朗普支持的一部分”。

小特朗普对这一邀请的回应是:“我喜欢”。这简直是特朗普团队对普京政权给予他们帮助的标志性总结。

特朗普团队为掩饰这次会面的动机,编造大量谎言,而这同样具有启发性。当《纽约时报》记者发掘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特朗普团队所描述的故事发生变化。白宫最初似乎以为,所有人都会对他们编造的故事买账,他们声称这场对话的重点是俄罗斯的收养政策。

对于美国政府无能与腐败的联合,推特上有一句流行语总结得很到位,也许某一天还会成为书名:“那帮不能串通一气的人。”

范斯坦内心设想的对美国总统说“不”,已经成为没过爱国主义的真正标准,这不只是对雷伊的要求。到目前为止,除了极少数例外,共和党的政客们都未能通过这次道德考验。

小特朗普与俄罗斯律师会面的爆料,可能是不少共和党领导人收拾行李,准备从特朗普这趟车上逃离的催化剂。毕竟,正如博客博主格雷格·萨金特(Greg Sargent)强调的,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本人也曾参与编造有关他儿子会面的谎言。这可能会引发人们进一步审视特朗普掩盖事实的决心。

然而,共和党在踢开特朗普上却遇到了麻烦。

尽管一些共和党参议员将特朗普政府的异常当作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的阻碍,不过另一些人则希望小特朗普丑闻会暂时转移注意力,降低对即将出台的医改法案第二稿的审查力度。可耻的政治行为会成为可耻的公共政策的挡箭牌吗?

乱象的另一个表现是,美国副总统彭斯努力保持对特朗普的忠诚,同时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与最新的披露扯开关系。彭斯的新闻秘书马克·洛特(Marc Lotter)为美国副总统辩解道:“彭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有关竞选的传闻上,尤其是在他加入候选人名单之前的故事。”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这一声明反而会增加人们对彭斯行为的兴趣,因为否认与俄罗斯的任何关系,对特朗普团队来说至关重要,而彭斯也曾是竞选团队中的一员。同样是彭斯(至少在理论上)负责审查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弗林因有意掩饰与俄罗斯人的关系,不得不在24天后辞职,而彭斯公开为弗林辩护,对随后发生的事视而不见。

不能让彭斯从现政府溜走,因为他推进了政府的工作。如果他开始发觉与特朗普决裂的理由,那么他将不得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停止与美国历史上最虚伪的政府向勾结。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国会的共和党领导人。他们什么时候会对美国总统说“不”?范斯坦心中的问题是雷伊的正确选择。这个问题也应该困扰保罗·瑞恩( Paul Ryan)和米奇·麦康奈尔( Mitch McConnell)(注:他们都是美国共和党人,前者现为美国众议院议长,后者是美国前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的丈夫,现为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


(崔灏/译)

1499933070677171.jpg

美国副总统彭斯。(约书亚·冈特/美联社)

12日,在由特朗普提名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伊(Christopher A.Wray)的任职听证会上,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一直在想,“他会对总统说‘不’吗”。雷伊之所以会被提名,是因为特朗普之前炒掉了科米。正如范斯坦所言,科米没能“向特朗普保证忠诚”,没能“降低”对“通俄门”的调查力度。

范斯坦认为,对雷伊的真正考验在于他是否有“直面政治压力的意志力”。

无论谁担任FBI局长,现在只要是特朗普任命的都会让人感到不安,而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很明显,现在的美国总统,不遵守任何规范、规则或当下政府的期望,只要符合他的个人利益,他将随时向任何人施压。

我们也清楚,只要提及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帮助特朗普击败希拉里,特朗普团队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撒谎。

特朗普曾声称,他与他的竞选团队,都与俄罗斯试图让选举结果倒向他这边的行动没有任何关系。而小特朗普的举动打破了特朗普的辩解。小特朗普曾会见一名与普京政权关系密切的俄罗斯律师。在这之前,他收到一名中间人的电子邮件,内容是关于希拉里的“敏感信息”,这是“俄罗斯政府对特朗普支持的一部分”。

小特朗普对这一邀请的回应是:“我喜欢”。这简直是特朗普团队对普京政权给予他们帮助的标志性总结。

特朗普团队为掩饰这次会面的动机,编造大量谎言,而这同样具有启发性。当《纽约时报》记者发掘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特朗普团队所描述的故事发生变化。白宫最初似乎以为,所有人都会对他们编造的故事买账,他们声称这场对话的重点是俄罗斯的收养政策。

对于美国政府无能与腐败的联合,推特上有一句流行语总结得很到位,也许某一天还会成为书名:“那帮不能串通一气的人。”

范斯坦内心设想的对美国总统说“不”,已经成为没过爱国主义的真正标准,这不只是对雷伊的要求。到目前为止,除了极少数例外,共和党的政客们都未能通过这次道德考验。

小特朗普与俄罗斯律师会面的爆料,可能是不少共和党领导人收拾行李,准备从特朗普这趟车上逃离的催化剂。毕竟,正如博客博主格雷格·萨金特(Greg Sargent)强调的,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本人也曾参与编造有关他儿子会面的谎言。这可能会引发人们进一步审视特朗普掩盖事实的决心。

然而,共和党在踢开特朗普上却遇到了麻烦。

尽管一些共和党参议员将特朗普政府的异常当作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的阻碍,不过另一些人则希望小特朗普丑闻会暂时转移注意力,降低对即将出台的医改法案第二稿的审查力度。可耻的政治行为会成为可耻的公共政策的挡箭牌吗?

乱象的另一个表现是,美国副总统彭斯努力保持对特朗普的忠诚,同时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与最新的披露扯开关系。彭斯的新闻秘书马克·洛特(Marc Lotter)为美国副总统辩解道:“彭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有关竞选的传闻上,尤其是在他加入候选人名单之前的故事。”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这一声明反而会增加人们对彭斯行为的兴趣,因为否认与俄罗斯的任何关系,对特朗普团队来说至关重要,而彭斯也曾是竞选团队中的一员。同样是彭斯(至少在理论上)负责审查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弗林因有意掩饰与俄罗斯人的关系,不得不在24天后辞职,而彭斯公开为弗林辩护,对随后发生的事视而不见。

不能让彭斯从现政府溜走,因为他推进了政府的工作。如果他开始发觉与特朗普决裂的理由,那么他将不得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停止与美国历史上最虚伪的政府向勾结。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国会的共和党领导人。他们什么时候会对美国总统说“不”?范斯坦心中的问题是雷伊的正确选择。这个问题也应该困扰保罗·瑞恩( Paul Ryan)和米奇·麦康奈尔( Mitch McConnell)(注:他们都是美国共和党人,前者现为美国众议院议长,后者是美国前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的丈夫,现为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


(崔灏/译)

发布时间07-13 16:06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