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什·卡特

    曾在2015-2017年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现为哈佛大学贝尔福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主任,从政前是一名物理学家。

美国应继续驻军伊拉克以保存胜利果实

1499940802142824.jpg

伊拉克士兵在摩苏尔市中心庆祝胜利。(斯特林格/欧新社)

历经数个月艰苦的城市争夺战,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Haider al-Abadi)10日宣布,伊拉克取得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其境内最后一个战略要塞摩苏尔的战斗胜利。伊拉克人民涌上街头欢庆,美国人也应为此而欢呼。

解放摩苏尔以及即将到来的对叙利亚城市拉卡的解放,并不会成为IS以及他们罪恶思想的终点。但这起码摧毁了该组织所妄图建立一个真正“国家”的基础。当他们幸存的领导人仓皇逃窜至沙漠深处,他们再也无法吹嘘胜利的步伐。他们的失败会让暴力恐怖分子以及那些社交媒体上堕落的灵魂失去袭击美国以及美国盟友的斗志。这是战胜恐怖主义的必经之路,美国人也将因此更加安全。

解放摩苏尔应该归功于参与战斗的英勇的伊拉克军队和库尔德武装。此外,一年多以前,出色完成对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培训和武装的美国及联合军队也为此做出贡献。

从战略上说,以这种方式进行斗争为彻底击败IS创造了必要条件。此前,美国的另一选项是从一开始就出动美国地面部队。但是,这等于放弃了我们作为外国军队的军事优势,却在敌人更擅长的城市地形中作战。此外,这还会导致一些支持美军(或者至少持旁观态度)的力量加入到敌军。最后,美国陆军参战还可能遗留下战后城市维稳与治理问题。历史经验已经表明,这个任务对于境外力量来说极难完成。

重要的是,功劳还应该归属于我的继任者、现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是他们持续支持并寻求方法加速这一军事行动。当然还有美国中央司令部的乔·沃特尔(Joe Votel)、作战指挥官肖恩·麦克法兰(Sean McFarland)和史蒂夫·汤森(Steve Townsend)等高级军事指挥官。

尽管摩苏尔的胜利让我们有太多值得庆祝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对未来的道路保持冷静。

在这个阶段,相比于伊拉克的军事斗争,我更担心随后到来的政治和经济挑战。除非伊拉克人对后续的一切感到满意,否则他们还是会回到混乱和激进主义的状态中。我同时相信,为了提高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实力,让他们可以有能力继续维持和平的局面,伊拉克需要美国继续保持军事力量存在。盟友们也非常重要,例如意大利对当地警察的培训就卓有成效。而海湾阿拉伯国家则可以通过提供重要的经济支持,为地区的持续稳定做出大贡献。

叙利亚的问题更为复杂。特朗普政府做出的最重要决定,就是通过了武装、训练叙利亚民主军中的库尔德人以使他们能够围攻拉卡的提案。由于土耳其的反对,这一提议曾颇具争议,但这却是解放拉卡唯一可行的方案。尽管奥巴马政府当时并没有对此作出最终决定,我依然强烈支持对包括库尔德人在内的叙利亚民主军的扶助。现在,IS在拉卡的日子屈指可数。当然,未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证北约盟国土耳其对叙利亚民主军的支持。

在这些即将到来的、由美国领导的胜利中,俄罗斯并没有扮演任何有建设性的角色。俄罗斯总统普京以打击恐怖主义、诱导阿萨德政权进行政治转型为借口,将部队送往叙利亚西部。事实却是他什么都没做到。除了减少冲突的军事行动,美俄之间任何更广泛的合作都会要求莫斯科方面达到他们从未达到的条件。美国应该避免被普京同一套路内新的策略所怂恿。

在其他地区以及不久的将来,和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斗争仍将持续。以阿富汗为例,我很感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能同意我和邓福德的提议,得以暂缓撤出甚至增加支持阿富汗军人以及阿富汗政府的美军。我现在仍然强烈支持继续提高当地安全局势的努力。这不仅是因为我们不能再一次让阿富汗成为袭击美国的大本营,还因为在一个有战略意义的地区保持一个安全伙伴具有重要价值。

为了彻底击败IS,我们需要坚定决心。但是现在,让我们感谢我们的军队和指挥官;让我们感谢和恐怖分子作战的伊拉克人和叙利亚军队。全世界都应该明白,只有美国有能力领导这样的联合胜利。这是对任何因为我们内部混乱和党派政治而怀疑美国实力的有力反驳。


(明远/译)

1499940802142824.jpg

伊拉克士兵在摩苏尔市中心庆祝胜利。(斯特林格/欧新社)

历经数个月艰苦的城市争夺战,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Haider al-Abadi)10日宣布,伊拉克取得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其境内最后一个战略要塞摩苏尔的战斗胜利。伊拉克人民涌上街头欢庆,美国人也应为此而欢呼。

解放摩苏尔以及即将到来的对叙利亚城市拉卡的解放,并不会成为IS以及他们罪恶思想的终点。但这起码摧毁了该组织所妄图建立一个真正“国家”的基础。当他们幸存的领导人仓皇逃窜至沙漠深处,他们再也无法吹嘘胜利的步伐。他们的失败会让暴力恐怖分子以及那些社交媒体上堕落的灵魂失去袭击美国以及美国盟友的斗志。这是战胜恐怖主义的必经之路,美国人也将因此更加安全。

解放摩苏尔应该归功于参与战斗的英勇的伊拉克军队和库尔德武装。此外,一年多以前,出色完成对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培训和武装的美国及联合军队也为此做出贡献。

从战略上说,以这种方式进行斗争为彻底击败IS创造了必要条件。此前,美国的另一选项是从一开始就出动美国地面部队。但是,这等于放弃了我们作为外国军队的军事优势,却在敌人更擅长的城市地形中作战。此外,这还会导致一些支持美军(或者至少持旁观态度)的力量加入到敌军。最后,美国陆军参战还可能遗留下战后城市维稳与治理问题。历史经验已经表明,这个任务对于境外力量来说极难完成。

重要的是,功劳还应该归属于我的继任者、现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是他们持续支持并寻求方法加速这一军事行动。当然还有美国中央司令部的乔·沃特尔(Joe Votel)、作战指挥官肖恩·麦克法兰(Sean McFarland)和史蒂夫·汤森(Steve Townsend)等高级军事指挥官。

尽管摩苏尔的胜利让我们有太多值得庆祝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对未来的道路保持冷静。

在这个阶段,相比于伊拉克的军事斗争,我更担心随后到来的政治和经济挑战。除非伊拉克人对后续的一切感到满意,否则他们还是会回到混乱和激进主义的状态中。我同时相信,为了提高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实力,让他们可以有能力继续维持和平的局面,伊拉克需要美国继续保持军事力量存在。盟友们也非常重要,例如意大利对当地警察的培训就卓有成效。而海湾阿拉伯国家则可以通过提供重要的经济支持,为地区的持续稳定做出大贡献。

叙利亚的问题更为复杂。特朗普政府做出的最重要决定,就是通过了武装、训练叙利亚民主军中的库尔德人以使他们能够围攻拉卡的提案。由于土耳其的反对,这一提议曾颇具争议,但这却是解放拉卡唯一可行的方案。尽管奥巴马政府当时并没有对此作出最终决定,我依然强烈支持对包括库尔德人在内的叙利亚民主军的扶助。现在,IS在拉卡的日子屈指可数。当然,未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证北约盟国土耳其对叙利亚民主军的支持。

在这些即将到来的、由美国领导的胜利中,俄罗斯并没有扮演任何有建设性的角色。俄罗斯总统普京以打击恐怖主义、诱导阿萨德政权进行政治转型为借口,将部队送往叙利亚西部。事实却是他什么都没做到。除了减少冲突的军事行动,美俄之间任何更广泛的合作都会要求莫斯科方面达到他们从未达到的条件。美国应该避免被普京同一套路内新的策略所怂恿。

在其他地区以及不久的将来,和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斗争仍将持续。以阿富汗为例,我很感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能同意我和邓福德的提议,得以暂缓撤出甚至增加支持阿富汗军人以及阿富汗政府的美军。我现在仍然强烈支持继续提高当地安全局势的努力。这不仅是因为我们不能再一次让阿富汗成为袭击美国的大本营,还因为在一个有战略意义的地区保持一个安全伙伴具有重要价值。

为了彻底击败IS,我们需要坚定决心。但是现在,让我们感谢我们的军队和指挥官;让我们感谢和恐怖分子作战的伊拉克人和叙利亚军队。全世界都应该明白,只有美国有能力领导这样的联合胜利。这是对任何因为我们内部混乱和党派政治而怀疑美国实力的有力反驳。


(明远/译)

发布时间07-13 18:14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