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喆

    中国经济学家

中国企业家的“聪明累”和“终身误”

微信图片_20170714115900.jpg

乐视网前董事长贾跃亭

这个夏天,真的“燃”。

可为什么这么“燃”?没人说得清。或许世界太呱噪,我们听到的,全是杂音;或许世界特意呱噪,于是,真正的旋律,我们一个音节也听不见。

若大厦将倾,人们还在阴影中狂欢,究竟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所谓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其实是,幕布足够大,便没了天地。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这个非凡的夏天,达到这样一个高潮,无非是三个主角:乐视、融创、万达。在众多视角下,形成了一个“罗生门”。

仲夏夜第一幕叙述,王者荣耀。

这个故事的版本是这样的。有一个青春不再热血不减的中年男子,为了自己不屈不挠没边没影的理想,虽败犹荣,成为本世纪最佳企业家精神代言人。

乐视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几年来一直是话题,且随着时间推移,被拿出来说道的次数和频率,越来越密集。以至于在不久前,其收购的易到用车创始人也挺身上前表示乐视缺钱。当然,每一次舆论旋涡都在乐视明火执仗的法律威胁和老板信誓旦旦的直言不认中偃旗息鼓。

直到这一次。乐视董事长夫妇超过12亿元的资产被冻结,债主躺在乐视总部大厦门前讨债。水深火热之际,董事长仍然热血宣言,然后,去了美国,然后,辞掉一切职务,然后大家一看,人家早就退了个干净。

第一个讲故事的人,是接盘人,所以,可以理解,总不能自己宣称接下来的是个垃圾盘,人走了,钱还得继续挣呢;第二个附议的,有脸盲症,所以,也可以理解,毕竟“分不清脸”的意思就是,人家有没有脸、要不要脸,他本来就是搞不清的。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于是,仲夏夜第二幕叙述,军师联盟。

融创接盘乐视,群众惊魂未定,发现融创又在接盘万达。这个版本的叙述是这样的:大家都要轻装上阵,大家都要解决负债,大家都要转型升级,这是一次关于共赢共建联通融通取长补短一起华丽转身的历史转折性大手笔。

只是,看乐视,想做天下先,但实质性项目还是空中楼阁;看融创,想做巨无霸,但买万达还用着万达的贷款;看万达,想要降负债,但是资产全盘卖,负债其实并不一定能够下降。

都说是共同富裕实现理想建设美丽新社会,但做的和说的根本就在不同次元啊。

所以,仲夏夜第三幕叙述,这可能是一场,魔兽争霸。

当前,所有的媒体、机构、个人都在做同一件事,分析三家公司的财务状况。他们的负债表都长得不能自已,远超我的篇幅,无法赘述。总结一下大家的发现:第一,他们的负债都很多,很久,很惊人;第二,他们现在这样合纵连横买来买去纵横捭阖卖来卖去,其实对本身的财务状况根本不会有所改善。

更通俗地说,他们都有很多问题。而他们现在这样做,对解决问题其实没啥帮助!

那么他们为什么费劲巴拉甚至自打嘴巴,不惜推翻刚刚出口的战略宣言搞出这么多事来呢?

这个问题,其实才是大家心中所想所问,然而翻遍财报,仍然没有答案。

首先我声明,我纯粹是个的局外人。只是,作为局外人,不妨扪心自问,几个公司之间的交易而已,你又没有股份,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答案,以至于形成了一股揣测的狂潮?

蛛丝儿结满雕梁

就在刚过去的六月,已经罕见的提早高温。至少对万达而言,异常早已开始。

6月22日,中小板上万达电影突然暴跌,半天市值缩水66亿。而万达系债券的异动更早于股票。当日,“复星”也遭遇类似状况。

据说此次“暴跌”与一份内部文件有关。银监会于6月中旬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安邦、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

异常不止于此。

万达宣称要对“恶意”宣传导致股价大跌的媒体进行起诉。而这段时间,扬言要与媒体进行法律“决斗”的人实在不少,虽则大部分都雷霆震怒咬牙切齿表示财务分析都是胡扯,自己其实风清气正腰缠万贯大计千年死不缺钱,但咬住的罪名都是对方对自己在男女关系不可描述之事上描述不实。与此相对,一些百年沉底神秘莫测的企业家们突然跃跃然大张旗鼓自我宣传,怒刷存在感者陡然剧增。

在万达“轻资产转型”的背后,是卖地;无独有偶,潘石屹也在“转型”,虽然他号称转向“自持”,但却不断卖地;转型的还有李嘉诚,转型方式,也是卖地。

除了乐视,不再履职的还有安邦的董事长,在轰轰烈烈的介绍完自己的雄图大略后,只留给外界一纸宣告,因为没有说请的什么原因,去了不知道的什么地方;有的人则失去了其它头衔。世纪金源董事局主席被撤销省政协委员资格。

正因为有这样嘈嘈切切的铺垫,观众才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到这一步,谁都忍不住要问一句,这一出,演的是仙剑奇侠传还是暗黑破坏神?到如今,戏已至高潮,还是接近尾声,抑或刚刚开幕?

我们以为,自己关心的是万达和乐视,其实,我们关心的,也不是万达和乐视。

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看企业家,难免要看他们的历史。就连他们自己,也最爱讲述自己的第一桶金:

白手起家。几乎所有企业家的自我描述,都是如此。

自然,其中一些,一手一脚点点滴滴,即使有斧凿痕迹,大体确是这么回事。而有些人,则完全石破天惊鬼斧神工,纯粹自带主角光环,都是盘古辟地、女娲补天的节奏,实在妙不可言。

有的是,人品爆发。比如说,赤手空拳空口无凭,就能够说服政府开辟出一条新航线,还外带赊出天价账做买卖,挣得盆满钵满。

有的是,运气爆发。比如说,折腾过无数个产业和项目都不怎么成功,突然吃饭的时候,偶尔从邻桌客人那里听说一个陌生的专有名词,从而“敏锐地”意识到某行业的迅速发展。于是平地而起势如破竹,拿到这个垄断行业在一个省大半的业务,赚得盆满钵满。

有的是,小宇宙爆发。比如说,直接遇上活雷锋。最起初由声名显赫的国有汽车企业注资,继而有国有石油巨头注资,全是真金白银的进来。等到生意规模到位,两家国有企业开始“白瞎”,任凭被摊薄稀释,亏着就从挣着大钱的项目里退了出去,一切拱手相让,让公司负责人赚得盆满钵满。

有人指责有些人靠老婆起家,真是OUT!什么年代了,靠老婆根本不算什么事。靠老婆们起家才是本事。古语有云,穷则娶个二代,富则遍地真爱。真正的成功人士,能够做到,一个老婆一级台阶。

何须怪中国电视把所有的商场争斗、人生奋斗都拍成情爱缠斗的玛丽苏片,现实上演的杰克苏们,已经印证,这就是一种真实的生态。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

如何两鬓又成霜

既然第一桶金来得妙不可言。后面的金就能够来得锐不可当。

也无非是四招。

第一招,凭空取物。山西西伯尔公司初始总注册资本100万。不到一年,公司没咋赚钱,注册资本就扩至3000万元,贾跃亭出资额由70万飞升至2400万。此后,公司在新加坡上市。未几,又在此基础上有了乐视网,无声息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网站,贾跃亭一飞冲天做了创业板首富。

第二招,踩脚踏高。安邦2014年两次大手笔增资,使资本金骤然增至619亿元。远超有背景有历史的人保集团的424亿元,更狠甩其它。根据财新解密,安邦是通过101家公司层层叠叠上溯到86名有相关关系的个人股东,通过循环出资放大资本,可能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

第三招,未卜先知。安邦建立之初,虽然保险业审批极其严格,但对它一路绿灯,牌照、布点全国均轻轻松松;当安邦的保费收入下降,监管层政策利好 “适时而来”。安邦独占鳌头,成为第一家获批“同时在全国所有省份开展电话营销”的企业;2011年5月,安邦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负责安邦的投资事宜。而按照旧规定,它是不能成立的。好巧不巧,就在4月,保监会调整原有规定,多数是提高原有的标准,只有一项是降低,恰恰适合安邦。

第四招,以小博大。如果说融创的“蛇吞象”让人咂舌,那是没见过世面。安邦保险曾经以56亿元,收购了总资产超过1600亿元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5%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一定有人要问,这些我知道了,有什么用?对于我了解现在的状况,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诚如这个夏天的高潮不是一步走入你心坎中,这些人的轨迹也是有来才有去有始才有终。怎么得到钱的,恐怕就会很大程度上决定,怎么去用这些钱。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

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钱哗哗的来,怎么花?

有钱又有面儿,肯定得拿地啊。

万达不仅拿地,而且“造城”;融创拿地之心,路人皆知;世纪金源的地产及酒店是支柱;复星地产是业务重点;安邦呢?繁华的京城CBD,有一大块2010年已经成交,却迟迟不能移交的地块,即使面对北京市政府,即使面对国字头企业,一级开发商理也不理,其实际控制人,据说就是安邦;至于乐视这个互联网公司,在北京拿地、在重庆拿地、在浙江拿地,据说共有两万多亩。

全面扩张也是目标。

放眼望去,每个公司都在用各种手段将自己变成无所不能公司。一个公司,是地产公司,是贸易公司,是互联网公司,是文娱公司,是媒体公司,是投资公司,占着市场上所有的通道和资源,不惜代价的合并、收购各种标的,即使自己没钱,即使自己不赚钱,也不以为意。

走到极致,还得看金融布局。

根据新财富的排行榜,民营企业中,中国平安金融机构资产规模为5.4万亿、安邦集团与明天系均超过3万亿。而从控股、参股金融机构数量看,明天系一骑绝尘,海航排在第二,安邦屈居第三。一些公司的金融渗透强度和功力,着实不浅。

只是,会带来什么后果?

有大量囤地,就有大量卖地。

而无论是因囤地造成的房价高企,或者因抛售造成的房市恐慌,都不是政府所愿意看见的。

有大量并购重组,就有大量海外收购。

2016年,中国企业宣布的海外投资并购交易金额同比大幅增长了148%。投资海外影视、足球、地产的企业排成大队。业务相左,溢价畸高,经营很差,这种并购俯首皆是。而无论是各种行业和话语垄断,或是否因此造成的外汇市场震动,都不是国家愿意看见的。

有大量的金融资源,就有大量的金融风险。

金融形成一张密网,无论是因之带来的寻租腐败,或者内幕交易,或者资源掠夺,或者市场风险,都不是上层愿意看见的。

你的命运,还是你的作为决定的。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叫做,“我从来不行贿。”有人说了,成为金玉良言至理名言,许多企业家纷纷用之。一时间,全城清新如莲池,白莲花一片金灿灿的风姿摇曳。

然而,大幕打开,触目惊心。这句话,原来细思极恐。

我从来不行贿,因为我只送项目。

我从来不行贿,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我从来不行贿,因为你不配,你的地位还没我的高。

可是,傲娇是傲娇的掘墓人。

权利可以忍,市场难以忍。吃瓜群众可以忍,经济运行不能忍。

经济脱实向虚之势愈演愈烈,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惠民生的政策迟迟无法落地,稳定市场的手段越来越捉襟见肘,金融市场波动总是出人意外。

防范金融风险成为重中之重,是因为市场带来的压力,确实已经太重。

这就是加强金融监管的来由,这就是深入金融反腐的根源。而今天的一幕幕,就是在金融监管的强压下,在金融反腐的强力下,显现出的冰山一角开始融化、碎裂的迹象。冰山在此,非一日之寒,而一角碎裂,已经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我们所关心的,其实无非是,冰山究竟有多大?碎裂究竟会对冰山影响多大?清除积弊的决心有多大?

毕竟,冰山碎裂带来痛苦的前提,不是我们让他碎裂,而是我们让冰山积聚了这么多能量。

有多少人已经按捺不住?有多少人已经表现出要“死给你看”?有多少人已经一次次对加强监管和深入反腐的人发出警告和威胁?有多少人已经以对整个经济社会作威胁来要挟和阻止监管与反腐?

绑架很容易带来再绑架。我们愿意等着冰山一寸寸侵蚀得寸进尺将我们都冻僵,还是愿意承受冰山倒塌带来的损伤而后生?

这出戏,正在高潮的开端。当然,究竟是会继续往下波澜壮阔,还是在波诡云谲中戛然而止,我等无法预判。从当前反腐推进的进程来看,似乎还没有妥协和终止的迹象。

或者,这才是我们想问的问题,和想知道的答案。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原来这是一出降妖除魔的西游记,原来这是一出新旧势力博弈的三国演义。

不,有这些元素,但演的不是这些戏。

这是一出我在门外想象你的风景,你在园内太虚幻境的红楼梦。

前不久热播的《人民的名义》,里面有个蔡成功。他活脱脱是个“滚刀肉”,看上去可怜,其实两面三刀坑蒙拐骗。但是,看完全剧,必须问,不是这样的蔡成功,能够在汉东市生存下来吗?市场规则已然明晰,三六九等早就注定,他在夹缝中,能够的选择有多少?事实上,美女企业家高小琴,国营企业家刘新建的选择,恐怕也并不存在余地。

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我们挑出来的,都是如此模样?那么多胆大冲破天际的企业家。那么多一望便知无人揭穿的骗局。那么多来历不明的资产资本资源。

我们不过是在大观园外的看客。多数人是笑着说“您拔根毫毛也比我们腰粗”的刘姥姥,也有人是冷面道“除了门前两个石狮子你们没人干净”的柳相公。

然而,我们希望他们怎地?让他们刚烈一把,做尤三姐?还是让他们软弱一把,做尤二姐?结局却都是一样,正因为在院内院外之间犹疑,都误了卿卿的性命。

要入园,就干干脆脆,做机关算尽太聪明的王熙凤,做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

这是生态。什么样的市场规则,就选出什么样的人。同样的人,在不同市场规则中,也会被造就成市场想要的人。

因为界限太模糊,致使宽容太无度。才会使企业家永远在挣得盆满钵满之后大叹做企业难。才会使真正想做事的人没有发挥的余地,或者只有顺应此种潮流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他们所有人面对的,也无非是,极其颠簸和震荡的命运。

正所谓,

金满箱,银满箱,

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

那知自己归来丧。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

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后记

这些年来,随着互联网普及,以及政务公开、反腐深入,我们这些局外人也看了一些人生无常。唏嘘嗟叹之余,大家都知道,微观而言,有因才有果,谁也难以说对谁同情。

只是,从宏观而言,有果必有因,反腐的目的,并不是要让“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社会治理的目的,更不是要让“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当前,加强金融反腐和加强监管正位的目的,正是要让市场恢复正常竞争规则,让真正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既不至于聪明累,更不至于终身误。我们既不必假装看破,也不必继续痴迷。虽然阵痛,是一定会有的。但没有出清,就没有复生。希望我们能够一起,跨过这一道关隘,不再留恋镜里恩情,梦里功名,完成真正的市场化改革。

微信图片_20170714115900.jpg

乐视网前董事长贾跃亭

这个夏天,真的“燃”。

可为什么这么“燃”?没人说得清。或许世界太呱噪,我们听到的,全是杂音;或许世界特意呱噪,于是,真正的旋律,我们一个音节也听不见。

若大厦将倾,人们还在阴影中狂欢,究竟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所谓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其实是,幕布足够大,便没了天地。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这个非凡的夏天,达到这样一个高潮,无非是三个主角:乐视、融创、万达。在众多视角下,形成了一个“罗生门”。

仲夏夜第一幕叙述,王者荣耀。

这个故事的版本是这样的。有一个青春不再热血不减的中年男子,为了自己不屈不挠没边没影的理想,虽败犹荣,成为本世纪最佳企业家精神代言人。

乐视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几年来一直是话题,且随着时间推移,被拿出来说道的次数和频率,越来越密集。以至于在不久前,其收购的易到用车创始人也挺身上前表示乐视缺钱。当然,每一次舆论旋涡都在乐视明火执仗的法律威胁和老板信誓旦旦的直言不认中偃旗息鼓。

直到这一次。乐视董事长夫妇超过12亿元的资产被冻结,债主躺在乐视总部大厦门前讨债。水深火热之际,董事长仍然热血宣言,然后,去了美国,然后,辞掉一切职务,然后大家一看,人家早就退了个干净。

第一个讲故事的人,是接盘人,所以,可以理解,总不能自己宣称接下来的是个垃圾盘,人走了,钱还得继续挣呢;第二个附议的,有脸盲症,所以,也可以理解,毕竟“分不清脸”的意思就是,人家有没有脸、要不要脸,他本来就是搞不清的。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于是,仲夏夜第二幕叙述,军师联盟。

融创接盘乐视,群众惊魂未定,发现融创又在接盘万达。这个版本的叙述是这样的:大家都要轻装上阵,大家都要解决负债,大家都要转型升级,这是一次关于共赢共建联通融通取长补短一起华丽转身的历史转折性大手笔。

只是,看乐视,想做天下先,但实质性项目还是空中楼阁;看融创,想做巨无霸,但买万达还用着万达的贷款;看万达,想要降负债,但是资产全盘卖,负债其实并不一定能够下降。

都说是共同富裕实现理想建设美丽新社会,但做的和说的根本就在不同次元啊。

所以,仲夏夜第三幕叙述,这可能是一场,魔兽争霸。

当前,所有的媒体、机构、个人都在做同一件事,分析三家公司的财务状况。他们的负债表都长得不能自已,远超我的篇幅,无法赘述。总结一下大家的发现:第一,他们的负债都很多,很久,很惊人;第二,他们现在这样合纵连横买来买去纵横捭阖卖来卖去,其实对本身的财务状况根本不会有所改善。

更通俗地说,他们都有很多问题。而他们现在这样做,对解决问题其实没啥帮助!

那么他们为什么费劲巴拉甚至自打嘴巴,不惜推翻刚刚出口的战略宣言搞出这么多事来呢?

这个问题,其实才是大家心中所想所问,然而翻遍财报,仍然没有答案。

首先我声明,我纯粹是个的局外人。只是,作为局外人,不妨扪心自问,几个公司之间的交易而已,你又没有股份,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答案,以至于形成了一股揣测的狂潮?

蛛丝儿结满雕梁

就在刚过去的六月,已经罕见的提早高温。至少对万达而言,异常早已开始。

6月22日,中小板上万达电影突然暴跌,半天市值缩水66亿。而万达系债券的异动更早于股票。当日,“复星”也遭遇类似状况。

据说此次“暴跌”与一份内部文件有关。银监会于6月中旬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安邦、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

异常不止于此。

万达宣称要对“恶意”宣传导致股价大跌的媒体进行起诉。而这段时间,扬言要与媒体进行法律“决斗”的人实在不少,虽则大部分都雷霆震怒咬牙切齿表示财务分析都是胡扯,自己其实风清气正腰缠万贯大计千年死不缺钱,但咬住的罪名都是对方对自己在男女关系不可描述之事上描述不实。与此相对,一些百年沉底神秘莫测的企业家们突然跃跃然大张旗鼓自我宣传,怒刷存在感者陡然剧增。

在万达“轻资产转型”的背后,是卖地;无独有偶,潘石屹也在“转型”,虽然他号称转向“自持”,但却不断卖地;转型的还有李嘉诚,转型方式,也是卖地。

除了乐视,不再履职的还有安邦的董事长,在轰轰烈烈的介绍完自己的雄图大略后,只留给外界一纸宣告,因为没有说请的什么原因,去了不知道的什么地方;有的人则失去了其它头衔。世纪金源董事局主席被撤销省政协委员资格。

正因为有这样嘈嘈切切的铺垫,观众才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到这一步,谁都忍不住要问一句,这一出,演的是仙剑奇侠传还是暗黑破坏神?到如今,戏已至高潮,还是接近尾声,抑或刚刚开幕?

我们以为,自己关心的是万达和乐视,其实,我们关心的,也不是万达和乐视。

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看企业家,难免要看他们的历史。就连他们自己,也最爱讲述自己的第一桶金:

白手起家。几乎所有企业家的自我描述,都是如此。

自然,其中一些,一手一脚点点滴滴,即使有斧凿痕迹,大体确是这么回事。而有些人,则完全石破天惊鬼斧神工,纯粹自带主角光环,都是盘古辟地、女娲补天的节奏,实在妙不可言。

有的是,人品爆发。比如说,赤手空拳空口无凭,就能够说服政府开辟出一条新航线,还外带赊出天价账做买卖,挣得盆满钵满。

有的是,运气爆发。比如说,折腾过无数个产业和项目都不怎么成功,突然吃饭的时候,偶尔从邻桌客人那里听说一个陌生的专有名词,从而“敏锐地”意识到某行业的迅速发展。于是平地而起势如破竹,拿到这个垄断行业在一个省大半的业务,赚得盆满钵满。

有的是,小宇宙爆发。比如说,直接遇上活雷锋。最起初由声名显赫的国有汽车企业注资,继而有国有石油巨头注资,全是真金白银的进来。等到生意规模到位,两家国有企业开始“白瞎”,任凭被摊薄稀释,亏着就从挣着大钱的项目里退了出去,一切拱手相让,让公司负责人赚得盆满钵满。

有人指责有些人靠老婆起家,真是OUT!什么年代了,靠老婆根本不算什么事。靠老婆们起家才是本事。古语有云,穷则娶个二代,富则遍地真爱。真正的成功人士,能够做到,一个老婆一级台阶。

何须怪中国电视把所有的商场争斗、人生奋斗都拍成情爱缠斗的玛丽苏片,现实上演的杰克苏们,已经印证,这就是一种真实的生态。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

如何两鬓又成霜

既然第一桶金来得妙不可言。后面的金就能够来得锐不可当。

也无非是四招。

第一招,凭空取物。山西西伯尔公司初始总注册资本100万。不到一年,公司没咋赚钱,注册资本就扩至3000万元,贾跃亭出资额由70万飞升至2400万。此后,公司在新加坡上市。未几,又在此基础上有了乐视网,无声息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网站,贾跃亭一飞冲天做了创业板首富。

第二招,踩脚踏高。安邦2014年两次大手笔增资,使资本金骤然增至619亿元。远超有背景有历史的人保集团的424亿元,更狠甩其它。根据财新解密,安邦是通过101家公司层层叠叠上溯到86名有相关关系的个人股东,通过循环出资放大资本,可能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

第三招,未卜先知。安邦建立之初,虽然保险业审批极其严格,但对它一路绿灯,牌照、布点全国均轻轻松松;当安邦的保费收入下降,监管层政策利好 “适时而来”。安邦独占鳌头,成为第一家获批“同时在全国所有省份开展电话营销”的企业;2011年5月,安邦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负责安邦的投资事宜。而按照旧规定,它是不能成立的。好巧不巧,就在4月,保监会调整原有规定,多数是提高原有的标准,只有一项是降低,恰恰适合安邦。

第四招,以小博大。如果说融创的“蛇吞象”让人咂舌,那是没见过世面。安邦保险曾经以56亿元,收购了总资产超过1600亿元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5%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一定有人要问,这些我知道了,有什么用?对于我了解现在的状况,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诚如这个夏天的高潮不是一步走入你心坎中,这些人的轨迹也是有来才有去有始才有终。怎么得到钱的,恐怕就会很大程度上决定,怎么去用这些钱。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

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钱哗哗的来,怎么花?

有钱又有面儿,肯定得拿地啊。

万达不仅拿地,而且“造城”;融创拿地之心,路人皆知;世纪金源的地产及酒店是支柱;复星地产是业务重点;安邦呢?繁华的京城CBD,有一大块2010年已经成交,却迟迟不能移交的地块,即使面对北京市政府,即使面对国字头企业,一级开发商理也不理,其实际控制人,据说就是安邦;至于乐视这个互联网公司,在北京拿地、在重庆拿地、在浙江拿地,据说共有两万多亩。

全面扩张也是目标。

放眼望去,每个公司都在用各种手段将自己变成无所不能公司。一个公司,是地产公司,是贸易公司,是互联网公司,是文娱公司,是媒体公司,是投资公司,占着市场上所有的通道和资源,不惜代价的合并、收购各种标的,即使自己没钱,即使自己不赚钱,也不以为意。

走到极致,还得看金融布局。

根据新财富的排行榜,民营企业中,中国平安金融机构资产规模为5.4万亿、安邦集团与明天系均超过3万亿。而从控股、参股金融机构数量看,明天系一骑绝尘,海航排在第二,安邦屈居第三。一些公司的金融渗透强度和功力,着实不浅。

只是,会带来什么后果?

有大量囤地,就有大量卖地。

而无论是因囤地造成的房价高企,或者因抛售造成的房市恐慌,都不是政府所愿意看见的。

有大量并购重组,就有大量海外收购。

2016年,中国企业宣布的海外投资并购交易金额同比大幅增长了148%。投资海外影视、足球、地产的企业排成大队。业务相左,溢价畸高,经营很差,这种并购俯首皆是。而无论是各种行业和话语垄断,或是否因此造成的外汇市场震动,都不是国家愿意看见的。

有大量的金融资源,就有大量的金融风险。

金融形成一张密网,无论是因之带来的寻租腐败,或者内幕交易,或者资源掠夺,或者市场风险,都不是上层愿意看见的。

你的命运,还是你的作为决定的。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叫做,“我从来不行贿。”有人说了,成为金玉良言至理名言,许多企业家纷纷用之。一时间,全城清新如莲池,白莲花一片金灿灿的风姿摇曳。

然而,大幕打开,触目惊心。这句话,原来细思极恐。

我从来不行贿,因为我只送项目。

我从来不行贿,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我从来不行贿,因为你不配,你的地位还没我的高。

可是,傲娇是傲娇的掘墓人。

权利可以忍,市场难以忍。吃瓜群众可以忍,经济运行不能忍。

经济脱实向虚之势愈演愈烈,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惠民生的政策迟迟无法落地,稳定市场的手段越来越捉襟见肘,金融市场波动总是出人意外。

防范金融风险成为重中之重,是因为市场带来的压力,确实已经太重。

这就是加强金融监管的来由,这就是深入金融反腐的根源。而今天的一幕幕,就是在金融监管的强压下,在金融反腐的强力下,显现出的冰山一角开始融化、碎裂的迹象。冰山在此,非一日之寒,而一角碎裂,已经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我们所关心的,其实无非是,冰山究竟有多大?碎裂究竟会对冰山影响多大?清除积弊的决心有多大?

毕竟,冰山碎裂带来痛苦的前提,不是我们让他碎裂,而是我们让冰山积聚了这么多能量。

有多少人已经按捺不住?有多少人已经表现出要“死给你看”?有多少人已经一次次对加强监管和深入反腐的人发出警告和威胁?有多少人已经以对整个经济社会作威胁来要挟和阻止监管与反腐?

绑架很容易带来再绑架。我们愿意等着冰山一寸寸侵蚀得寸进尺将我们都冻僵,还是愿意承受冰山倒塌带来的损伤而后生?

这出戏,正在高潮的开端。当然,究竟是会继续往下波澜壮阔,还是在波诡云谲中戛然而止,我等无法预判。从当前反腐推进的进程来看,似乎还没有妥协和终止的迹象。

或者,这才是我们想问的问题,和想知道的答案。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原来这是一出降妖除魔的西游记,原来这是一出新旧势力博弈的三国演义。

不,有这些元素,但演的不是这些戏。

这是一出我在门外想象你的风景,你在园内太虚幻境的红楼梦。

前不久热播的《人民的名义》,里面有个蔡成功。他活脱脱是个“滚刀肉”,看上去可怜,其实两面三刀坑蒙拐骗。但是,看完全剧,必须问,不是这样的蔡成功,能够在汉东市生存下来吗?市场规则已然明晰,三六九等早就注定,他在夹缝中,能够的选择有多少?事实上,美女企业家高小琴,国营企业家刘新建的选择,恐怕也并不存在余地。

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我们挑出来的,都是如此模样?那么多胆大冲破天际的企业家。那么多一望便知无人揭穿的骗局。那么多来历不明的资产资本资源。

我们不过是在大观园外的看客。多数人是笑着说“您拔根毫毛也比我们腰粗”的刘姥姥,也有人是冷面道“除了门前两个石狮子你们没人干净”的柳相公。

然而,我们希望他们怎地?让他们刚烈一把,做尤三姐?还是让他们软弱一把,做尤二姐?结局却都是一样,正因为在院内院外之间犹疑,都误了卿卿的性命。

要入园,就干干脆脆,做机关算尽太聪明的王熙凤,做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

这是生态。什么样的市场规则,就选出什么样的人。同样的人,在不同市场规则中,也会被造就成市场想要的人。

因为界限太模糊,致使宽容太无度。才会使企业家永远在挣得盆满钵满之后大叹做企业难。才会使真正想做事的人没有发挥的余地,或者只有顺应此种潮流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他们所有人面对的,也无非是,极其颠簸和震荡的命运。

正所谓,

金满箱,银满箱,

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

那知自己归来丧。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

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后记

这些年来,随着互联网普及,以及政务公开、反腐深入,我们这些局外人也看了一些人生无常。唏嘘嗟叹之余,大家都知道,微观而言,有因才有果,谁也难以说对谁同情。

只是,从宏观而言,有果必有因,反腐的目的,并不是要让“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社会治理的目的,更不是要让“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当前,加强金融反腐和加强监管正位的目的,正是要让市场恢复正常竞争规则,让真正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既不至于聪明累,更不至于终身误。我们既不必假装看破,也不必继续痴迷。虽然阵痛,是一定会有的。但没有出清,就没有复生。希望我们能够一起,跨过这一道关隘,不再留恋镜里恩情,梦里功名,完成真正的市场化改革。

发布时间07-14 14:53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