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卫·伊格内修斯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习政治理论,在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学习经济学,还著有8部间谍小说。

“政治伊斯兰”才是卡塔尔风波病灶

1500027785120858.jpg

美国务卿蒂勒森会见卡塔尔外交部长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萨尼。(纳西姆/路透社)

围绕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以及卡塔尔的外交阴谋,看上去就像是波斯湾富人俱乐部会员间的争吵。但他们的反目加剧了 “阿拉伯之春”以来的中东动荡局势。

上个月,由沙特、阿联酋、巴林以及埃及共同发出的抵制卡塔尔的声明,震惊了特朗普政府,也促成本周美国务卿蒂勒森的外交斡旋。蒂勒森认为,冲突的后果只会适得其反,会损害所有相关国家的利益并让他们共同的敌人伊朗从中受益。

蒂勒森认为这种兄弟阋墙的内部争端应当协商解决,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对于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特别是在卡塔尔11日刚和蒂勒森签署与美国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的备忘录。要求卡塔尔关闭半岛电视台的要求也很荒谬,中东地区需要更自由的媒体,而不是更严格的审查制度。

沙特和阿联酋的根本问题,是他们发现卡塔尔是爱管闲事且不能被信赖的邻邦。但是放任“家庭”内部斗争不断升级,也伤害到他们自身的利益。这场斗争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损害海湾国家和美国关系,对地区稳定的破坏就越大。而最重要的是,这恐怕还会让沙特实现改革和现代化的希望更加渺茫。

如果蒂勒森想要化解冲突,他需要面对冲突背后的深层次矛盾。双方的争端从2013年开始恶化,但其根源则应追溯到1996年。当时,沙特人不喜欢的一个家族支系违背沙特意愿取得卡塔尔的执政权。对于沙特和阿联酋来说,卡塔尔就像眼中钉肉中刺,如同过去50多年间古巴之于美国的意味。

这段秘史本周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公之于世。CNN获得一份签署于2013年11月23日的手写协议的复印件,署名者包括沙特、卡塔尔和科威特的君主。这基本上是一份互不干涉条约,包括签署国不得动摇也门政局、不得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额外条款。

正是穆兄会的问题引发更大的矛盾。卡塔尔宣称,穆兄会参与政治不会加剧极端主义,反而能平息局势。奥巴马政府也秉持类似观点,因此他在2011年2月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倒台后,支持了穆斯林兄弟会,同时还扶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目前,奥巴马的这两项政策被广泛认为是错误的决定。

奥巴马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行动,有损沙特和阿联酋的利益,也解释了自穆巴拉克2011年下台后,波斯湾阿拉伯国家之间严重的分裂。他们对奥巴马的怨恨因为伊核协议的签署而加深,毕竟伊朗是海湾国家的另一个死敌。

这些国家对此的反应,就是排挤卡塔尔以保护他们的两翼。2013年11月,即通过政变推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政权之后的5个月,秘密协议被签署,之前伊朗也签署伊核问题框架协议。

海湾国家希望能够强迫卡塔尔停止区域激进主义,因此在2014年11月16日签署第二份协定,沙特称之为“对第一份条约的救赎”。第二份协定将巴林和阿联酋政府纳入其中,并增加一个维护埃及稳定的联合承诺(即帮助打压穆兄会)。

卡塔尔官方辩称,他们已遵守互不干涉条款,而半岛电视台以及其他媒体的运营是独立的,与政府无关。他们反对将任何与2014年协定有关的争议都应提交给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沙特也私下承认,他们采取单方面的行动是因为GCC没有达成共识。

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扮演着双重角色,这是造成矛盾复杂化的原因。卡塔尔人确实和塔利班以及叙利亚的基地组织保持联系,但他们也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合作。卡塔尔确实传播过一些极端伊斯兰教的言论,但他们还拥有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沙特与阿联酋固然愿意成为美国的最佳伙伴,然而他们也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强行采取一些单边行动。

卡塔尔断交风波看上去只是阿拉伯人的小题大做。但争议的核心却是困扰世界长达10年的问题:政治伊斯兰在现代社会中到底有无立足之地?卡塔尔人认为有。而阿联酋人反对称,伊斯兰教主义者的挑拨是多元化和现代化的公敌。现在,蒂勒森将决定这一问题是否存在中间地带。

(注:“政治伊斯兰”(“Political Islam “或” Islamism”)是伊斯兰教政治化的直接产物,即“伊斯兰教中的政治”或“政治中的伊斯兰教”。“政治伊斯兰”表现多样,其共同特征是“借助伊斯兰传统文化这种载体来表达各自的社会及政治诉求”,并且主张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当前“政治伊斯兰”在穆斯林世界中多是以宗教色彩浓重的“政治运动”或“政治党派”的形式表现出来(例如穆斯林兄弟会),并与世俗政权形成了尖锐对立。“政治伊斯兰”代表伊斯兰宗教力量的广泛政治诉求,不过阿拉伯各国对其态度并不一致。)


(明远/译)

1500027785120858.jpg

美国务卿蒂勒森会见卡塔尔外交部长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萨尼。(纳西姆/路透社)

围绕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以及卡塔尔的外交阴谋,看上去就像是波斯湾富人俱乐部会员间的争吵。但他们的反目加剧了 “阿拉伯之春”以来的中东动荡局势。

上个月,由沙特、阿联酋、巴林以及埃及共同发出的抵制卡塔尔的声明,震惊了特朗普政府,也促成本周美国务卿蒂勒森的外交斡旋。蒂勒森认为,冲突的后果只会适得其反,会损害所有相关国家的利益并让他们共同的敌人伊朗从中受益。

蒂勒森认为这种兄弟阋墙的内部争端应当协商解决,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对于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特别是在卡塔尔11日刚和蒂勒森签署与美国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的备忘录。要求卡塔尔关闭半岛电视台的要求也很荒谬,中东地区需要更自由的媒体,而不是更严格的审查制度。

沙特和阿联酋的根本问题,是他们发现卡塔尔是爱管闲事且不能被信赖的邻邦。但是放任“家庭”内部斗争不断升级,也伤害到他们自身的利益。这场斗争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损害海湾国家和美国关系,对地区稳定的破坏就越大。而最重要的是,这恐怕还会让沙特实现改革和现代化的希望更加渺茫。

如果蒂勒森想要化解冲突,他需要面对冲突背后的深层次矛盾。双方的争端从2013年开始恶化,但其根源则应追溯到1996年。当时,沙特人不喜欢的一个家族支系违背沙特意愿取得卡塔尔的执政权。对于沙特和阿联酋来说,卡塔尔就像眼中钉肉中刺,如同过去50多年间古巴之于美国的意味。

这段秘史本周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公之于世。CNN获得一份签署于2013年11月23日的手写协议的复印件,署名者包括沙特、卡塔尔和科威特的君主。这基本上是一份互不干涉条约,包括签署国不得动摇也门政局、不得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额外条款。

正是穆兄会的问题引发更大的矛盾。卡塔尔宣称,穆兄会参与政治不会加剧极端主义,反而能平息局势。奥巴马政府也秉持类似观点,因此他在2011年2月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倒台后,支持了穆斯林兄弟会,同时还扶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目前,奥巴马的这两项政策被广泛认为是错误的决定。

奥巴马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行动,有损沙特和阿联酋的利益,也解释了自穆巴拉克2011年下台后,波斯湾阿拉伯国家之间严重的分裂。他们对奥巴马的怨恨因为伊核协议的签署而加深,毕竟伊朗是海湾国家的另一个死敌。

这些国家对此的反应,就是排挤卡塔尔以保护他们的两翼。2013年11月,即通过政变推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政权之后的5个月,秘密协议被签署,之前伊朗也签署伊核问题框架协议。

海湾国家希望能够强迫卡塔尔停止区域激进主义,因此在2014年11月16日签署第二份协定,沙特称之为“对第一份条约的救赎”。第二份协定将巴林和阿联酋政府纳入其中,并增加一个维护埃及稳定的联合承诺(即帮助打压穆兄会)。

卡塔尔官方辩称,他们已遵守互不干涉条款,而半岛电视台以及其他媒体的运营是独立的,与政府无关。他们反对将任何与2014年协定有关的争议都应提交给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沙特也私下承认,他们采取单方面的行动是因为GCC没有达成共识。

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扮演着双重角色,这是造成矛盾复杂化的原因。卡塔尔人确实和塔利班以及叙利亚的基地组织保持联系,但他们也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合作。卡塔尔确实传播过一些极端伊斯兰教的言论,但他们还拥有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沙特与阿联酋固然愿意成为美国的最佳伙伴,然而他们也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强行采取一些单边行动。

卡塔尔断交风波看上去只是阿拉伯人的小题大做。但争议的核心却是困扰世界长达10年的问题:政治伊斯兰在现代社会中到底有无立足之地?卡塔尔人认为有。而阿联酋人反对称,伊斯兰教主义者的挑拨是多元化和现代化的公敌。现在,蒂勒森将决定这一问题是否存在中间地带。

(注:“政治伊斯兰”(“Political Islam “或” Islamism”)是伊斯兰教政治化的直接产物,即“伊斯兰教中的政治”或“政治中的伊斯兰教”。“政治伊斯兰”表现多样,其共同特征是“借助伊斯兰传统文化这种载体来表达各自的社会及政治诉求”,并且主张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当前“政治伊斯兰”在穆斯林世界中多是以宗教色彩浓重的“政治运动”或“政治党派”的形式表现出来(例如穆斯林兄弟会),并与世俗政权形成了尖锐对立。“政治伊斯兰”代表伊斯兰宗教力量的广泛政治诉求,不过阿拉伯各国对其态度并不一致。)


(明远/译)

发布时间07-14 18:30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