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尔夫·莫尔特-拉森

    哈佛大学贝尔福中心情报与防务项目主任,曾在CIA供职22年。

小特朗普恐被俄情报机构下套

1500115903625964.jpg

俄律师娜塔莉亚·韦谢利尼茨卡娅适合作为中间人或牵线人评估目标在合作中的利益。(尤里·马提亚诺夫/盖蒂图片社)

去年小特朗普和一名俄罗斯律师私下会面,后者据说掌握对希拉里的不利情报。小特朗普在1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记者西恩·汉尼提(Sean Hannity)采访时,对此极力否认:“小事一桩,这没什么可说的。”

但据我们所知,不论是该事件涉及方、安排方式还是最后的泄露,都在情报分析家的设想之中:他们认为这正是俄罗斯扩大影响的行动前奏。所有特征都表明,这是一起精心谋划的试探性情报行动,同时为防止计划失败,又留下否认事实的余地。特朗普竞选团队欣然接受会面,而且没有向美国当局汇报,这正是俄罗斯寻求的配合态度,因为这样一来就能进一步干预美国大选。

先从会面的俄罗斯律师娜塔莉亚·韦谢利尼茨卡娅(Natalia Veselnitskaya)说起。音乐筹办人罗布·戈德斯通(Rob Goldstone)是特朗普家族的老熟人,正是他安排小特朗普与“俄罗斯政府律师”的会面。娜塔莉亚和俄政府都否认与对方有牵连,但事实上,她曾代理莫斯科地区政府和俄罗斯国有铁路副主席,游说美国取消《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俄官员的制裁。

以我在美国情报界工作40多年的经验看,娜塔莉亚的关系过于复杂,不可能一手操办这样高级别的敏感会晤。如果她确实利用特朗普家族和俄政府同僚来制造会面,而且如戈德斯通所说,“帮助俄罗斯泄露有利于特朗普的官方文件和信息”,那她就麻烦大了。俄罗斯通过监视邮件等方式实行监控,因此她会见小特朗普最终会引起俄罗斯政府注意。对于肆无忌惮地损害俄针对美国大选情报工作的人,俄政府绝不会手软。

更好的解释是,娜塔莉亚远离莫斯科权力舞台,因此是情报行动中间人的不二人选:她对全面的计划知之甚少,作为牵线人也可以评估特朗普在合作中的利益。她参加会面可能有自己的目的:要求撤销《马格尼茨基法案》,因为这伤害了她部分客户的利益。但她和俄政府的利益相吻合,而且也方便日后否认会面事实。俄罗斯情报工作正需要拉拢这样的人。14日新闻爆料,随行的还有俄籍美裔说客瑞纳特·阿克梅辛(Rinat Akhmetshin),他疑似与俄情报机关有关联(但他本人予以否认),这更为本文提供理据。

小特朗普说娜塔莉亚没有在会面中泄露情报,这也符合俄罗斯情报机关的做法。阿克梅辛称,娜塔莉亚的确曾出示一份文件,据她说含有向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非法支付信息,但她告诉小特朗普,支撑证据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俄罗斯想先与竞选团队会谈,之后再提供重要情报。情报机关官员希望行动前先试水,而且直接接触极度敏感的目标(例如小特朗普)太过冒险,特别是涉及到对俄怀有敌意的美国。

而且俄情报机构也不想通过娜塔莉亚传递如此重要的情报。娜塔莉亚毫无经验,俄情报机构不会信任她能完成这么直接的情报工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建立关系只能日后再说。直到有合适的时机,这项任务会在友好有利的环境下、与合适的特朗普团队成员、由经验丰富的情报官员完成。

但即使在试探阶段,合格的俄罗斯情报行动也会弄清谈判的条件是什么。任务就是测试目标:目标是否愿意建立这种不光彩的关系?提出这样不光彩的建议会不会被拒绝?目标会不会报告当局,阻碍俄罗斯的情报工作?

如今,这样的交易应该人人都清楚了。俄罗斯想通过打击希拉里来帮助特朗普胜选,作为回报,俄罗斯希望共和党人在取消对俄制裁等方面考虑俄方利益。在这次会面之前,俄罗斯就表明自己的直接干预和真实意图,可能是想避免提出的要求被误解成单纯的支持姿态。

在俄罗斯看来,小特朗普同意会面表明行动有望。特朗普团队的前政治顾问保罗·马纳夫特(Paul Manafort)和高级顾问库什纳一同出席,更是表明他们对俄罗斯协助竞选有极大兴趣,而且乐意缔结关系。但根据谍报活动标准,最大的成就在于竞选团队没有向美国当局汇报这次会面。俄罗斯之所以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美国没有突然增加竞选相关的反情报侦察活动。

我们不应该高估单单这一次会面的严重性。俄罗斯可能在其他时候另外派人试探其他特朗普团队成员。早在2011年,俄罗斯就试图联系特朗普家族。但根据现有信息,2016年6月的会晤似乎昭示着俄罗斯的胜利。这有利于进一步联系特朗普成员和俄政府情报人员(其中一些人的身份已经公开,有些还未知)。俄情报机构也可以更自如地安排下一步行动:既然已知特朗普团队欢迎俄罗斯协助,俄就能系统地泄露关于希拉里的情报,渗透美国选举流程。

尽管就算没有特朗普团队的许可,俄罗斯也可以行动,但取得他们的认同会让行动更有效。例如,俄罗斯可以明确自己的行动符合特朗普团队的策略。即使是小特朗普最初想要泄露关于希拉里信息的想法,对于俄罗斯把控时机也是极其宝贵的。

俄罗斯还希望能和特朗普团队达成明里暗里的协议:俄罗斯的情报协助会得到特朗普政府的慷慨回报,解除对俄制裁,与俄建立更有建设性的关系。特朗普可能不会想改变长期以来美国对俄罗斯的强硬态度,或是在乌克兰、北约等问题上的立场,除非他对俄罗斯在竞选上的帮助感恩戴德。

俄罗斯试探特朗普团队后,特朗普团队否认与俄接触,普京可能会觉得有必要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间接敲打共和党(例如对乌克兰问题)或特朗普。最坏的结果是特朗普败选,但他作为有全球利益的亿万富翁,对普京来说仍然是有利盟友。

如果当初特朗普团队拒绝会面,或是向美国当局汇报,俄罗斯情报机构都会被迫重新评估继续干涉美国内政的利弊得失。俄罗斯的干涉行动在一开始可能就会收敛,并且等不到2016年大选就被美国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截断。

所以小特朗普把这称为“小事一桩”,绝对是大错特错的。


(赵晗旸/译)

1500115903625964.jpg

俄律师娜塔莉亚·韦谢利尼茨卡娅适合作为中间人或牵线人评估目标在合作中的利益。(尤里·马提亚诺夫/盖蒂图片社)

去年小特朗普和一名俄罗斯律师私下会面,后者据说掌握对希拉里的不利情报。小特朗普在1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记者西恩·汉尼提(Sean Hannity)采访时,对此极力否认:“小事一桩,这没什么可说的。”

但据我们所知,不论是该事件涉及方、安排方式还是最后的泄露,都在情报分析家的设想之中:他们认为这正是俄罗斯扩大影响的行动前奏。所有特征都表明,这是一起精心谋划的试探性情报行动,同时为防止计划失败,又留下否认事实的余地。特朗普竞选团队欣然接受会面,而且没有向美国当局汇报,这正是俄罗斯寻求的配合态度,因为这样一来就能进一步干预美国大选。

先从会面的俄罗斯律师娜塔莉亚·韦谢利尼茨卡娅(Natalia Veselnitskaya)说起。音乐筹办人罗布·戈德斯通(Rob Goldstone)是特朗普家族的老熟人,正是他安排小特朗普与“俄罗斯政府律师”的会面。娜塔莉亚和俄政府都否认与对方有牵连,但事实上,她曾代理莫斯科地区政府和俄罗斯国有铁路副主席,游说美国取消《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俄官员的制裁。

以我在美国情报界工作40多年的经验看,娜塔莉亚的关系过于复杂,不可能一手操办这样高级别的敏感会晤。如果她确实利用特朗普家族和俄政府同僚来制造会面,而且如戈德斯通所说,“帮助俄罗斯泄露有利于特朗普的官方文件和信息”,那她就麻烦大了。俄罗斯通过监视邮件等方式实行监控,因此她会见小特朗普最终会引起俄罗斯政府注意。对于肆无忌惮地损害俄针对美国大选情报工作的人,俄政府绝不会手软。

更好的解释是,娜塔莉亚远离莫斯科权力舞台,因此是情报行动中间人的不二人选:她对全面的计划知之甚少,作为牵线人也可以评估特朗普在合作中的利益。她参加会面可能有自己的目的:要求撤销《马格尼茨基法案》,因为这伤害了她部分客户的利益。但她和俄政府的利益相吻合,而且也方便日后否认会面事实。俄罗斯情报工作正需要拉拢这样的人。14日新闻爆料,随行的还有俄籍美裔说客瑞纳特·阿克梅辛(Rinat Akhmetshin),他疑似与俄情报机关有关联(但他本人予以否认),这更为本文提供理据。

小特朗普说娜塔莉亚没有在会面中泄露情报,这也符合俄罗斯情报机关的做法。阿克梅辛称,娜塔莉亚的确曾出示一份文件,据她说含有向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非法支付信息,但她告诉小特朗普,支撑证据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俄罗斯想先与竞选团队会谈,之后再提供重要情报。情报机关官员希望行动前先试水,而且直接接触极度敏感的目标(例如小特朗普)太过冒险,特别是涉及到对俄怀有敌意的美国。

而且俄情报机构也不想通过娜塔莉亚传递如此重要的情报。娜塔莉亚毫无经验,俄情报机构不会信任她能完成这么直接的情报工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建立关系只能日后再说。直到有合适的时机,这项任务会在友好有利的环境下、与合适的特朗普团队成员、由经验丰富的情报官员完成。

但即使在试探阶段,合格的俄罗斯情报行动也会弄清谈判的条件是什么。任务就是测试目标:目标是否愿意建立这种不光彩的关系?提出这样不光彩的建议会不会被拒绝?目标会不会报告当局,阻碍俄罗斯的情报工作?

如今,这样的交易应该人人都清楚了。俄罗斯想通过打击希拉里来帮助特朗普胜选,作为回报,俄罗斯希望共和党人在取消对俄制裁等方面考虑俄方利益。在这次会面之前,俄罗斯就表明自己的直接干预和真实意图,可能是想避免提出的要求被误解成单纯的支持姿态。

在俄罗斯看来,小特朗普同意会面表明行动有望。特朗普团队的前政治顾问保罗·马纳夫特(Paul Manafort)和高级顾问库什纳一同出席,更是表明他们对俄罗斯协助竞选有极大兴趣,而且乐意缔结关系。但根据谍报活动标准,最大的成就在于竞选团队没有向美国当局汇报这次会面。俄罗斯之所以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美国没有突然增加竞选相关的反情报侦察活动。

我们不应该高估单单这一次会面的严重性。俄罗斯可能在其他时候另外派人试探其他特朗普团队成员。早在2011年,俄罗斯就试图联系特朗普家族。但根据现有信息,2016年6月的会晤似乎昭示着俄罗斯的胜利。这有利于进一步联系特朗普成员和俄政府情报人员(其中一些人的身份已经公开,有些还未知)。俄情报机构也可以更自如地安排下一步行动:既然已知特朗普团队欢迎俄罗斯协助,俄就能系统地泄露关于希拉里的情报,渗透美国选举流程。

尽管就算没有特朗普团队的许可,俄罗斯也可以行动,但取得他们的认同会让行动更有效。例如,俄罗斯可以明确自己的行动符合特朗普团队的策略。即使是小特朗普最初想要泄露关于希拉里信息的想法,对于俄罗斯把控时机也是极其宝贵的。

俄罗斯还希望能和特朗普团队达成明里暗里的协议:俄罗斯的情报协助会得到特朗普政府的慷慨回报,解除对俄制裁,与俄建立更有建设性的关系。特朗普可能不会想改变长期以来美国对俄罗斯的强硬态度,或是在乌克兰、北约等问题上的立场,除非他对俄罗斯在竞选上的帮助感恩戴德。

俄罗斯试探特朗普团队后,特朗普团队否认与俄接触,普京可能会觉得有必要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间接敲打共和党(例如对乌克兰问题)或特朗普。最坏的结果是特朗普败选,但他作为有全球利益的亿万富翁,对普京来说仍然是有利盟友。

如果当初特朗普团队拒绝会面,或是向美国当局汇报,俄罗斯情报机构都会被迫重新评估继续干涉美国内政的利弊得失。俄罗斯的干涉行动在一开始可能就会收敛,并且等不到2016年大选就被美国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截断。

所以小特朗普把这称为“小事一桩”,绝对是大错特错的。


(赵晗旸/译)

发布时间07-15 18:52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