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凯伦·阿蒂雅

    《华盛顿邮报》全球观点栏目编辑

马克龙不该拿“文明”为殖民主义洗白

微信图片_20170717180655.jpg

法国总统马克龙出席在汉堡G20首脑峰会新闻发布会。(伊恩·兰斯顿/欧新社)

在G20峰会上,一名科特迪瓦记者问马克龙,为什么没有非洲版的马歇尔计划?马克龙回答说:“非洲的挑战是截然不同的,是更严峻的、关于“文明”(civilization)的问题。非洲的问题有那些?失败国家、复杂的民主转型和人口转型,这些都是非洲面临的主要挑战。”他继续提到非洲某些地区的妇女有七八个孩子,这导致非洲大陆的不稳定。马克龙用“文明”一词解释非洲问题的讲话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

这是一周之内第二次因一国总统在公开演说中使用“文明”一词而引发强烈反对。上周,特朗普在华沙的演讲中以发明交响乐以及核武器为例,来说明西方文化的优越性,展示了白人民族主义者的狗哨政治(注:指政客以某种方式说一些取悦特定群体的话,使之仅仅传入目标群体的耳目中,尤其是为掩盖容易引起争议的信息,比喻政客们表面说一套,背后的真实含义只有少数目标人群才能领会)。在讨论经济或者政治发展时,“文明”一词通常被用来隐讳地表达一个国家的成败可以归因于该国人民的本性。长期以来,很多国家都在借“文明差异”可耻地为殖民主义、战争和种族压迫洗白。

公平的说,马克龙的整段评论听上去和所有普通西方国际发展机构的说法一样。他强调某些国家即使在非法交易猖獗、恐怖主义泛滥等恶劣条件下,依然能够实现非凡的经济增长。同时,马克龙的表述也令人回想起“文明教化任务”,即法国殖民者的文明开化使命。正如悉达多·米特(Siddhartha Mitter)在媒体“Quartz”上所说的:“马克龙的说法契合了一种居高临下解释非洲问题的传统,虽指出非洲陷入困局的所有原因,却故意忽略殖民主义以及殖民主义带来的长期影响。”

马克龙一直以捍卫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中间派英雄形象出现,在今年早些时候赢得和明确排外的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法国总统大选。马克龙当然不是勒庞或特朗普,但是他充满优越感的表态、使用世界银行惯用的人口转型、公私合作关系的措辞,揭示了大部分西方世界对于非洲一种潜在的、过分简单的“白人的负担”哲学。而披着发展政策外衣的技术官僚主义种族偏见比特朗普、勒庞这样的民粹主义者更难以批判。

马克龙也许应该仅仅用他的演讲来说明法国在后殖民时代的存在,依然对非洲的发展有不良的影响。他应该用另外两个字母“C”开头的词来开始他的演说: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CFA franc)和反恐(Counterterrorism)。

关于法国和非洲的关系,1945年创造、由非洲西部和中部共14个前法国殖民地国家共同使用的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是更具争议性的议题之一。CFA法郎(“CFA”表示法语中的“非洲金融共同体”)与欧元按照法国财政部规定的固定汇率挂钩。非洲国家以及发展经济学家长期以来为CFA法郎阻碍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而怨声载道,因为正是欧元的引入导致这些国家出现结构性的现金账户赤字。

此外,在CFA法郎体制下,这些国家多余的外汇储备被放进法国财政部特殊的“运营账户”之中。部分批评者们将CFA法郎的这种设计称为一种财政帝国主义。勒庞提倡终结CFA法郎,表态她同意这种货币制度阻碍非洲的发展。而马克龙则表示,他会让非洲人民自己决定是否要取消这种货币。

提到反恐,法国已经逐渐提高其在非洲大陆安全政策的军事化程度,成为在萨赫勒和撒哈拉地区以及非洲中部军事介入最深的国家。法国还扩展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基地网络,这是殖民地时代的另一个遗产。去年,法国首次承认其在利比亚东部地区未经当地官方协调就派驻特种部队,并由此引发国际承认的利比亚政府的不满。法国维和人员还因2013年驻扎中非共和国时性虐待儿童而卷入丑闻。然而这些法国士兵并没有被控告追责。

与其批评非洲所谓的失败,维持一种殖民地从属国的文化,马克龙不如帮助非洲国家实现自给自足。例如,他可以要求法国和欧洲市场对非洲产品出口开放。法国因为军事介入非洲大陆而付出的所有金钱和努力,都没有花在扶持民主和良好的政府治理上,反而用于支持独裁者们。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的前法国殖民地依然处于内乱或者政治真空之中。很遗憾,拿破仑之后法国最年轻的领导人马克龙,并没有利用他的地位承认法国在非洲历史上并不光彩的角色,也没有为思考非洲未来的新思路敞开大门。


(明远/译)

微信图片_20170717180655.jpg

法国总统马克龙出席在汉堡G20首脑峰会新闻发布会。(伊恩·兰斯顿/欧新社)

在G20峰会上,一名科特迪瓦记者问马克龙,为什么没有非洲版的马歇尔计划?马克龙回答说:“非洲的挑战是截然不同的,是更严峻的、关于“文明”(civilization)的问题。非洲的问题有那些?失败国家、复杂的民主转型和人口转型,这些都是非洲面临的主要挑战。”他继续提到非洲某些地区的妇女有七八个孩子,这导致非洲大陆的不稳定。马克龙用“文明”一词解释非洲问题的讲话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

这是一周之内第二次因一国总统在公开演说中使用“文明”一词而引发强烈反对。上周,特朗普在华沙的演讲中以发明交响乐以及核武器为例,来说明西方文化的优越性,展示了白人民族主义者的狗哨政治(注:指政客以某种方式说一些取悦特定群体的话,使之仅仅传入目标群体的耳目中,尤其是为掩盖容易引起争议的信息,比喻政客们表面说一套,背后的真实含义只有少数目标人群才能领会)。在讨论经济或者政治发展时,“文明”一词通常被用来隐讳地表达一个国家的成败可以归因于该国人民的本性。长期以来,很多国家都在借“文明差异”可耻地为殖民主义、战争和种族压迫洗白。

公平的说,马克龙的整段评论听上去和所有普通西方国际发展机构的说法一样。他强调某些国家即使在非法交易猖獗、恐怖主义泛滥等恶劣条件下,依然能够实现非凡的经济增长。同时,马克龙的表述也令人回想起“文明教化任务”,即法国殖民者的文明开化使命。正如悉达多·米特(Siddhartha Mitter)在媒体“Quartz”上所说的:“马克龙的说法契合了一种居高临下解释非洲问题的传统,虽指出非洲陷入困局的所有原因,却故意忽略殖民主义以及殖民主义带来的长期影响。”

马克龙一直以捍卫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中间派英雄形象出现,在今年早些时候赢得和明确排外的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法国总统大选。马克龙当然不是勒庞或特朗普,但是他充满优越感的表态、使用世界银行惯用的人口转型、公私合作关系的措辞,揭示了大部分西方世界对于非洲一种潜在的、过分简单的“白人的负担”哲学。而披着发展政策外衣的技术官僚主义种族偏见比特朗普、勒庞这样的民粹主义者更难以批判。

马克龙也许应该仅仅用他的演讲来说明法国在后殖民时代的存在,依然对非洲的发展有不良的影响。他应该用另外两个字母“C”开头的词来开始他的演说: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CFA franc)和反恐(Counterterrorism)。

关于法国和非洲的关系,1945年创造、由非洲西部和中部共14个前法国殖民地国家共同使用的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是更具争议性的议题之一。CFA法郎(“CFA”表示法语中的“非洲金融共同体”)与欧元按照法国财政部规定的固定汇率挂钩。非洲国家以及发展经济学家长期以来为CFA法郎阻碍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而怨声载道,因为正是欧元的引入导致这些国家出现结构性的现金账户赤字。

此外,在CFA法郎体制下,这些国家多余的外汇储备被放进法国财政部特殊的“运营账户”之中。部分批评者们将CFA法郎的这种设计称为一种财政帝国主义。勒庞提倡终结CFA法郎,表态她同意这种货币制度阻碍非洲的发展。而马克龙则表示,他会让非洲人民自己决定是否要取消这种货币。

提到反恐,法国已经逐渐提高其在非洲大陆安全政策的军事化程度,成为在萨赫勒和撒哈拉地区以及非洲中部军事介入最深的国家。法国还扩展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基地网络,这是殖民地时代的另一个遗产。去年,法国首次承认其在利比亚东部地区未经当地官方协调就派驻特种部队,并由此引发国际承认的利比亚政府的不满。法国维和人员还因2013年驻扎中非共和国时性虐待儿童而卷入丑闻。然而这些法国士兵并没有被控告追责。

与其批评非洲所谓的失败,维持一种殖民地从属国的文化,马克龙不如帮助非洲国家实现自给自足。例如,他可以要求法国和欧洲市场对非洲产品出口开放。法国因为军事介入非洲大陆而付出的所有金钱和努力,都没有花在扶持民主和良好的政府治理上,反而用于支持独裁者们。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的前法国殖民地依然处于内乱或者政治真空之中。很遗憾,拿破仑之后法国最年轻的领导人马克龙,并没有利用他的地位承认法国在非洲历史上并不光彩的角色,也没有为思考非洲未来的新思路敞开大门。


(明远/译)

发布时间07-17 18:35

热门新闻